对于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监制,徐克执导的《长津湖之水门桥》不能说有什么失望,最多只敢说一句有些许小失落。

这部电影整体而言,很林超贤也很徐克,到处都是boonboom炸的超燃视觉镜头,至于陈凯歌擅长的宏大深邃思想体现,恕两叶我愚笨,整部电影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似乎一点痕迹都没有显露出来。如果说电影中多处极为震撼的俯拍镜头语言也算一种宏大深邃思想体现的话,前面那句话当我没说。

关于《长津湖之水门桥》的剧情、演员演技、视觉画面等,还有与前作《长津湖》两者之间的彩蛋互动都很不错,没有太多可挑剔之处,只不过,两叶觉得这部电影在某种程度上可能还存有些许“进步”的空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假设再进一步升华电影的情感表现,甚至更加具体化,可能“教育”、“引导”的作用会更好些。

由于个别原因没有看过《长津湖》的两叶,这次是带了个00后小朋友一同影院观影。观影过后,小朋友意犹未尽说了一句“这就完了啊?”

149分钟的《长津湖之水门桥》,相当于高强度连续上了3节课,这对于不爱学习的00后小朋友来说,全神贯注这么长时间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最后发自内心对《长津湖之水门桥》的认可,对革命先驱者的敬佩,对当下幸福生活的反思,都融为了短短的一句话——电影,这就完了啊?

我们的革命先辈所具备勇于实践、勇于探索、勇于思考、奋发进取的开拓精神,不畏艰险、坚韧不拔、顽强拼搏、攻坚克难的奋斗精神和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不会就此完结,它,在代代传承。

其实看完电影后,两叶第一感觉便是感到有些失落,总感觉《长津湖之水门桥》少了点什么,让两叶心里空荡荡有种不踏实的恍惚感。直到次日欣赏了北京冬奥会的开幕式,两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长津湖之水门桥》少了个“传承”。

《长津湖之水门桥》整部电影下来,我们会感动会动容会感激还有反思,但似乎大部分情况下除了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软件满屏的观后感外,再也没有太多具体化的“动作”,每个人都是“各自为战”的有感而发,能想到并做到为七连的战士们做一顿特殊“团圆饭”的或许没几个人。

在两叶看来,《长津湖之水门桥》这部电影成功诠释了什么是革命精神的“传授”,这让人无比动容与敬佩;但这里恰恰少了最为关键的一点——“继承”。自始至终就像男足90分钟都是在自家半场来回奔波一样,不能说10-0-0不是技术阵容的一种。球,得传出去,也得有人接得住,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动作”。

《长津湖之水门桥》几乎只是在强调我们革命先辈所具备种种值得学习的精神,但并没有意义上的“教育”或“引导”我们该如何接住这个革命先辈拼死传过来的“球”。

当然,“接球”这“体力活”不应该过分奢望能在短短149分钟的电影中得到显著的“教育”或“引导”效果,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做了没有任何实际效果。

在电影《八佰》的结尾谢幕中,展现了一些真实历史镜头与人物生平介绍,还有复原后的四行仓库与现代化上海同框一闪而过的镜头。《八佰》的战士“传”过来的“球”,我们“接住了”,至少抖音上的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地不约而同打卡之行,便是相对完整的“传与承”。

至少《八佰》的谢幕告诉我们,我们为革命先驱建立了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地;我们前往打卡、参观、学习甚至可以抚摸弹痕斑斑的墙面感受来自岁月的洗礼……

《长津湖之水门桥》只是“单纯”告知了我们,伟大的革命先辈为了我们如今幸福生活都做了什么,而我们可能连最基本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在哪里都不知道。

两叶我觉得对于起着有一定教育与引导意义的红这是极其重要的两点,这是我们在课本知识生活常识外,也应该要了解的东西——

一、2013年,中国与韩国本着友好协商、务实合作的精神,达成了将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还中国的协议。从2014年到2021年,韩方已向中方连续八年移交共825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

2021年9月1日上午,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遗物装殓仪式在仁川举行。9月2日上午,中韩双方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举行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109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遗骸以及1226件遗物将返回祖国。9月3日,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在沈阳举行。

三、位于辽宁省丹东市鸭绿江畔的英华山上,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新义州市隔江相望的抗美援朝纪念馆是中国建成开放的一座全面反映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和抗美援朝运动历史的专题纪念馆。

四、不仅在《长津湖之水门桥》故事中,实际在历史上有相当长一段时候,我们都患有很十分严重的“火力不足恐惧症”,而这种刻在骨子里的“火力不足恐惧症”被王泽山院士与他的团队所根治了!

曾几何时,我们的志愿军战士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应该也羡慕过“范弗里特弹药量”的火炮火力压制,要是自家也有“范弗里特弹药量”十分之一,不,二十分之一,也不至于很多时候都被打得那么被动。

自从抗美援朝战争后,我国也意识到了火炮覆盖的重要性,如果说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那么王泽山院士就是让中国的真理飞得更远更具有震慑力的人。

上世纪80年代,王泽山院士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将这些具有很大安全隐患和环境风险的“危险品”,变成了二十多种畅销国内外的军用和民用产品;90年代,他又解决了怎样降低武器对环境问题敏感性的问题;2016年,王泽山院士再次发明了等模块装药和远程、低膛压发射装药技术,解决了国际军械领域长期没有解决的难题。(参考:人民资讯——《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成就“三冠王”传奇,捐出1050万奖金,用于人才培养》)

从此我国的真理飞得更远更具有震慑力,可以说王泽山院士专治一切“火力不足恐惧症”。

有传言,《长津湖》与《长津湖之水门桥》可能会合并为一部长达5小时40分钟的纪念版电影,并重新上映;上说,《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2月11日,在北美、澳洲上映。

两叶有一个期待,无论是接下来的北美、澳洲上映还是加长纪念版,都希望在片尾谢幕,告诉我们,告诉全世界——

长达 149分钟的《长津湖之水门桥》电影完结谢幕了,但革命先辈的“星星之火”永不熄灭——

有没有人发现在炸水泵房门口过道时候,一个美军发现脚下炸药包大喊了一句中文的

2. “谁要和中国陆军开战,他的脑子一定是有病!”这段话是否出自由麦克阿瑟亲手撰写的《麦克阿瑟回忆录》中?有大佬知道吗?

其实片尾谢幕再多加亿点点内容,也许是两叶我自己太过于较真太过于苛刻太过于喜欢红色类型电影了,有种恨铁不成钢我上我也行的感觉。(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