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1952年的抗美援朝战场呈现了敌我双方僵持不下的态势,10月14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向我发动了一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以上甘岭地区(金化以北的铁三角一带高地)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代号为摊牌行动)。此次进攻是由美军著名山地战专家、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精心策划并一手实施的。范弗里特预计以200人为代价,可在5天内实现目标。

在抗美援朝战争上甘岭战役之初,范弗里特大吹大擂,说金化攻势是1951年秋季攻势以后所发动的一次最大攻势,是一次扭转当前战局的摊牌行动,并且吹嘘要占领他所需要占领的土地。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批准这个作战方案时,也认为只要保障弹药和航空支援,用2个营5天就可以达成目的。

然而,事实却是:联合国军为争夺两个连的阵地,先后投入了6万多人的兵力,使用了大量的飞机、大炮、坦克,费了40多天时间,结果,被歼2.5万余人,被击落击伤飞机300架,被击毁击伤大口径炮61门、坦克14辆,还损失了大量的轻武器和技术器材,消耗炮弹190万发、炸弹5000多枚和其他大量物资,而以彻底失败告终。

接替李其微成为联合国军总司令的克拉克回忆说:最初只是一个限制目标的攻击,后来竟成为联军一个最猛烈的战争–一个冷酷的、保存面子的狠命攻击。他哀叹道:在铁三角的猛烈战争,又使朝鲜战争在竞选总统高潮时,变成了头条新闻。事实上,它已变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不得民心的战争,而使共和党候选人艾森豪威尔对大众允诺,假使他当选总统,他将亲临朝鲜来想法结束它。

一场本来是挽回面子、扭转局势的战斗,竟打成损失惨重、在美国国内及其盟友中大失脸面的战役,确实是出乎美国军政当局和摊牌行动制定与实施者的意料之外。除了使这场战争和美国政府在美国及其盟国人民心中更加不得人心外,它没有捞到任何利益。

美国军事史专家沃尔特·G·赫姆特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中说:‘摊牌行动‘得到了一个令人嘲讽的结局。

记者伦多夫在战况综合报道中说:金化战役已经成了一个无底洞,它所吞食的联军军事资源比任何一次中国军队的总攻所吞食的都更多。

就连范弗里特本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战争中最血腥的和时间拖的最长的一次战役,使联合国军蒙受到重大损失。这次攻势给范弗里特的军事声誉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在以后的岁月里,范弗里特时常对当初将之命名为摊牌,并且在新闻界面前大肆吹擂悔恨不已。摊牌的恶名,一直伴随上甘岭战事的不断失利,通过好事的西方新闻界向美国国内和盟友中无限扩散,成为人们的笑柄。战争本来就具有各种不可测因素,谁也无法料定自己必胜,但范弗里特和他的上司们偏偏忽视了这条基本规律,把战争当成了拍广告片,这也就无法避免他们的凄惨下场。

乐观地准许了范弗里特摊牌的克拉克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沮丧地说:金化攻势是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我们死伤的人数在8000以上,大部分为大韩民国之官兵,得不偿失……我认为这次作战是失败的。

韩国权威史料《朝鲜战争》(即《韩国战争史》)也承认:当面之敌第15军防御意志坚定,因而,‘三角‘高地战斗始终没有进展,反而足以使敌人为打成漂亮仗而自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