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1949年新中国成立作为分界线的话,往前数,中美之间的交锋就是1900年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那个时候,清政府可以说是被动应敌,又单方面被强势压制。

往后数,中美之间展开的第一次军事较量,自然就是20世纪50年代爆发的抗美援朝战争,这次,新中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且,的确成为了“打虎的武松”。

作为超级大国,在那个时候,全世界几乎只有苏联才有和美国一战的能力,但两个国家因为互相忌惮核武器的强大威力,又考虑到经济发展和维护本国地位的需要,轻易不会再挑起两国间的热战。在这种情况下,当时还在世界上排不出名号的中国敢于和美国作战,可谓是震惊了世人。

只是,中国到底还是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决心和能量。尤其是1952年10月爆发的历时4的上甘岭战役,更是彻底打出了我国的国威、军威。美军四星上将也评价道,“把我们打成了傻子。”

如今,上甘岭战役仍然被作为战例写进世界权威军校的教材里。这场战役又到底有什么特殊性呢?

上甘岭战役是一场在不足4平方公里的狭小地段倾泻190余万发炮弹的罕见战役。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美国密谋推出了“摊牌作战”计划,又将上甘岭两个高地作为“试验区”开始了行动,而志愿军也决心死守这两块阵地,两军在这里开始了人类战争史上空前的火力攻击。

早在1952年10月,军队越发明显地掌握了地面作战的主动权之后,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詹姆斯·奥尔沃德·范弗里特就迫切地想要扭转局势,一改以往的被动防守而采取小规模的进攻行动。

在请示了第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马克·韦恩·克拉克后,范弗里特精心策划了一个名为“摊牌作战”的计划,想要以此来改善金化以北防线的情况,将志愿军驱逐出可以卡住联合国军咽喉的山头。

何谓“摊牌行动”呢?那就是出动美军第7师和南朝鲜军第2师各一个营的兵力,在空军和炮兵的支援和掩护下,用5天的时间、200人的伤亡,实现夺取志愿军防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阵地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两个阵地的面积尽管加起来不足4平方公里,却具备极大的战略地位。

这个“摊牌行动”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克拉克以及第8集团军所有官兵的支持。他们对此次行动作出了十分乐观的预判,认为联合国军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和最快的速度达到夺取高地、驱逐志愿军从而扭转战局的目的。

范佛里特精心策划的“摊牌作战”,在1952年10月14日的凌晨3点公然摊牌。彼时,美军出动了40架飞机、320门大炮和27辆坦克,以平均每秒钟打6发炮弹的罕见火力密度,向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第135团两个连防守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一天的时间里,这两块加起来不足4平方公里的占地上的土被全部打松,表面的工事也尽数被摧毁,志愿军战士们更是出现了惨重的伤亡。

但在志愿军战士们悍不畏死的防守和反击下,这一天,联合国军在没能取得任何成绩的基础上,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共计有2000多人死伤。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范佛里特的预料。

正因为如此,10月15日至20日,范佛里特又在原有两个营的基础上先后投入了两个团又四个营的兵力,还增加了空军和炮兵支援,继续对两个阵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双方打起了7天的拉锯战,两个阵地也几度易手,生生将现场的气氛推向了更高潮。

只能暂时占据两个山头的表面阵地,是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佛里特怎么也预料不到的进展。可以说,在共计8天的第一阶段作战中,他信心十足的“摊牌作战”只打出了相当不妙的开局。

上甘岭战役的第二阶段作战爆发在10月21日至29日,历时9天。由于美第7军在第一阶段作战受到重创,范佛里特只能紧急将其撤下战场,转入让南朝鲜军第2师接替“将志愿军赶出坑道或者封锁在坑道里”的任务。

但转入坑道里的志愿军战士们最终还是克服了所有困难,用突击158次的努力,达成了歼敌2000余人、收复7处阵地的成绩,既重创了南朝鲜军第2师,又粉碎了范佛里特第二阶段的野心。

如果说在此之前,志愿军更多都以防守为主的话,那么等到第二阶段作战结束后,志愿军就开始了转防守为进攻,正式拉开反击的序幕。

2天的时间里,在联合国军陆续增援的情况下,志愿军还是成功收复了597.9高地全部阵地。而这之后几天的时间里,志愿军也成功实现了换防。

这个时候,是由志愿军第12军6个团接过两个阵地的防务。双方很快又开始了第三轮火力的交锋。一直到11月25日,才以志愿军顽强守住阵地、取得惨胜作为告终。范佛里特推出的“摊牌作战”自然就迎来了失败的局面。

联合国军在上甘岭战役迎来战败的结局之后,上甘岭也就成为了联合国军尤其是美国人心中的伤心岭。

43天的作战里,联合国军总计在此发射了190余万发炮弹,投掷了5000余枚炸弹,可以说火力之密集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高水平。

然而,即便如此,志愿军战士们还是凭借钢铁般的意志和顽强的作风,顶住了敌人猛烈的进攻。即便阵地短暂失守,也能很快夺回。

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军还是成为了战败的一方。这样的发展自然让美国人心惊不已。

早在上甘岭战役结束第二阶段作战、志愿军开始转守为攻的时候,一位随军记者就对正在承受志愿军猛烈轰击的一位美军中尉进行了实时的采访。

后者称,“中国军队的炮火像下雨一样,每秒钟一发,可怕极了。我们根本没有藏身之地。”后来被采访到的一位美军四星上将也称,“(志愿军)把我们打成了傻子”。

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只有这两位美军军官,当上甘岭战役以志愿军取胜作为告终后,这场战役也在美国国内掀起了轩然。

美国新闻界把这场战役视为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认为即便是用,也不能把两个阵地的共军部队全部消灭。而准许了“摊牌作战”的第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后来也在他的回忆录里做了沮丧的记录,评价这场作战是“一场残忍的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

反之,对中朝军队来说,这场战役彻底消除了他们能否在美军绝对优势火力下坚守阵地的忧虑,使得战线更加稳定,中朝的合作也更具信心。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影响极大的一场战役。正是在这一场战役里,中国志愿军达成了以弱胜强的成绩,向全世界展露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也打出了国威、军威。美国人在此之后,才更加意识到中国志愿军捍卫和平的决心和能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