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是非常依赖火力的部队,没有重火力的支持,美军地面部队只有海军陆战队的精锐还可以扛一扛,陆军部队中能打的就不是很多了。

其中美军发挥其重火力优势的一个例子就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范弗里特弹药量。

范弗里特为当时美军第8集团军的指挥官,其作战方式就是每战总会以极强的火力进行轰击,而后再进行地面推进。

尤其到了1951年6月后的阵地战时期,由于战线相对稳定,美军优势火力可以得到充分地发挥。

据统计,1951年美军第2师进攻血染岭期间,其得到了2个105毫米榴弹炮营、2个155毫米榴弹炮营、1个203毫米榴弹炮连及1个坦克营支援。

消耗了76毫米坦克炮弹62000发、105毫米榴弹炮弹401000发、155毫米榴弹炮弹84000发、203毫米榴弹炮弹13000发,此外美军步兵师还打出了119000发迫击炮弹和近18000发无后坐力炮弹。

如此巨大的弹药消耗是美军在阵地战初期能缓慢推进的关键,但即便如此,美军的伤亡仍是很大的,如血染岭之战中,美2师的伤亡就高达3700余人。

美军一个师的步兵仅有9000人左右,一次作战即消耗如此大,也是很难承受住的。

因此其采取的策略是一方面不断向美军步兵师中补充韩军步兵,作战时让这些人先消耗;另一方面,则是加大火力打击程度。

为了抵消美军的火力优势,志愿军以坑道为核心构筑防御阵地,大大减轻了美军炮击造成的伤亡。据统计,到1952年时,得益于坑道工事,美军炮击660发炮弹才能杀伤一名志愿军战士。

1952年10月,美韩军发起了对上甘岭的攻击,其集结了18个105毫米以上的炮兵营,在区区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打出了1974545发炮弹,此外航空兵还空投5000多枚重磅炸弹。

但即便在这样的火力强度下,志愿军依然抵御住了美韩军的攻势,打出了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

实际上不是的,朝鲜战争中美军火力强度远超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巨大的弹药消耗甚至连美国都吃不消。

因为二战后,美国大部分曾生产弹药的企业转为了平时状态,美军作战使用的弹药大多为二战遗留。

美国当时的总体战略是先欧后亚,而朝鲜战场巨大的弹药消耗影响到了其在欧洲方向的战备,再加上大量弹药消耗也是要花钱的。因此,美国国内多次就弹药问题与前线交涉,认为这样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尽管美国国内施压不断,但范弗里特却不为所动,忍无可忍的高官们直接向范弗里特施压。这位将军回应:

高层以单门炮发射炮弹数量太高来指责是不合理的,因为朝鲜战场美军火炮密度不如二战。如果按二战的部署来,那么就要为他增加70个野战炮兵营。言外之意就是,要么就给我增加炮兵营数量,要么就少废话。

在这种情况下,李奇微和继任的克拉克不得不采取折中手段,让前线美军多打些库存尚多的弹药,而少消耗库存紧张的弹药。

到了1953年,美国国内军工企业生产量上来后,美军前线部队的弹药不再是问题,只不过多花些钱罢了。

为此,美国甚至将韩军的师炮兵配置到了跟美军一样的水准,即每个韩军师配备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和1个155毫米榴弹炮营,要知道当年的国军五大主力加起来的重炮都没有韩军1个师多。

虽然美军的炮弹消耗堪称恐怖,但实际上对已经形成坚固坑道工事的志愿军而言,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威胁,尤其是志愿军的防守作战。

以1953年1月25日的丁字山之战为例,美军集结了8个炮兵营和1个坦克营来支援1个步兵营,一天内就打出了168500发炮弹,同时空军空投了23万磅炸弹,这么大的阵仗只是对付志愿军一个加强排的阵地。

结果打了一天,志愿军伤亡11人,美军自己承认的伤亡数为77人,而且也没打下来,此后美军不再主动进攻志愿军阵地。

丁字山之战后,范弗里特将军退休,尽管其走人了,但继任者还是坚持了大弹药量的打法,虽然已经是徒劳了。

到1953年7月的金城战役,志愿军炮兵首次超过了美韩军队的地面火力,一仗打穿了韩军4个师的防御阵地,当月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克拉克将军称自己是第一个在没有获胜的协定上签字的美军指挥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