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场战役之所以会扭转美国人对于中国人的认知,正是因为在这场战役之中,美国无论是从武器装备水平还是火力覆盖规模,都“降维打击”般地碾压中国志愿军,

因此,上甘岭短短四十三天之内,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向我军在上甘岭仅3.7平方公里的狭小阵地发起了九百多次冲锋,投射了190余发炮弹。这样的火力密度,在上甘岭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似乎没有争辩的余地,但美军却始终不能撼动我军阵地分毫。

时至如今,美军依然想不通:为什么在武器火力全方位碾压中国的情况下,他们最终还是输掉了这场在朝鲜战争之中至关重要的阵地攻坚战?

抗美援朝时,新中国刚成立,一片积弱积贫、百废待兴之势,其发展程度还处于传统落后的农业国阶段,工业基础几乎为零。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为了免受美帝国主义的威胁,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是选择入朝作战,为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和平繁荣打下基础。

此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其武器装备大多都是先前在解放战争、抗日战争之中缴获而来的“二手货”,质量型号参差不齐,弹药补给十分困难。而美军,作为二战结束之后新兴的世界霸主,海陆空三军完备,武器种类更是花样迭出,水平先进:F4U海盗战斗机、M4谢尔曼中型坦克、M-26潘兴重型坦克…

反观我军,装备破旧落后、参差不齐不说,其武器类型顶天也只到一些大炮机枪,其军队编制也仅有最传统、最基础的陆军编制,更别提坦克飞机这些想都不敢想的庞然大物了。

在弹药补给上,志愿军的补给线更是被美空军封锁轰炸到体无完肤,十车物资最多只有四五车能安全送达,缺衣少食、弹尽粮绝的状况时常出现。而美军则依托日本韩国为大后方基地,用无数轮船汽车不间断地向前线成吨运送物资弹药,火力保障十分充足。

所以,朝鲜战场上的中国军队面对美国军队,可谓是“我没有的美军有,我具备的美军更优”,就连毛主席在评价中美军备差异之时都忍不住感慨道,志愿军之于美军,就如同“叫花子与龙王比宝”,可见美军装备对于我军的全方位碾压。

所以,当美军发动“联合国军”浩浩荡荡地越过三八线,将战火一路烧至鸭绿江边之时,全世界都认为,只要苏联不插手,美军胜利势在必得。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苏联没有插手,但是中国却直截了当地插了手,且一入朝就博得了个满堂彩,重创了美军引以为傲的王牌军队美骑一师,让美军领教了第一次“中国式葬礼”。

紧接着,中国志愿军一路势不可挡,一步步打破了美军“感恩节前结束战争”以及“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希冀,并逐渐掌握住了作战主动权。这样的战场局势,使得当时驻韩国联合国军司令范弗里特上将深感焦虑。

范弗里特是典型的唯火力制胜论者,极力主张以猛烈火力消灭敌方有生力量,以减少己方损失。在他的这种指导思想下,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赫赫有名的“范弗里特弹药量”,譬如在1951年夏攻势之中,为了夺下983高地,范弗里特在九天之内就消耗了36万发炮弹。

范弗里特相信,在他的“超级火力”面前,志愿军根本没办法抵挡住美军的攻击,也没有办法再进行反击。所以,在眼见志愿军愈发掌握主动攻势之后,他主动请求时任美军远东司令的克拉克,利用第九军团配合其超级火力战术发起“摊牌行动”,以扭转局势,重新掌握主动权。

而范弗里特选择的作战点,正是位于两军阵地交汇处的上甘岭,也就是五圣山前段的597.9高地与537.9高地。这两处高地虽仅有3.7平方公里,但是我军一旦失守,接下来将无险可守,而美军便可大开门户一马平川,夺取我军至少两百公里的阵地。

美军攻势打响之后,美军炮弹以每秒落弹六发的密集火力倾泻而下,仅仅第一天就向上甘岭发射出30万余发炮弹和五百多枚航弹,这样的炮火密度使得上甘岭战役的激烈程度前所罕见,已经超过二战时的最高水平。

可是,即便美军为此付出了巨额的弹药消耗,将阵地山峰削低一层、还将土层炸松整整两米,却仍然未撼动志愿军阵地分毫。这样的结果,无疑使得范弗里特弹药量成为了一个笑话。那么,志愿军是如何抵挡住美军超级火力猛袭的呢?

以弱胜强,一直都是中国军队的强项。而中国军队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正是出于高超的战略战术以及顽强的作战意志。早在领教美军超级火力之初,中国就充分利用了上甘岭的地形优势,发明了“坑道战”的战术。

坑道战术,即是利用山体本身钻洞挖渠,构筑防御工事。按照规定,这些坑道的顶部厚度一般要在30米以上,坑道口的防护厚度至少要有10-15米,坑道要宽至1.2米,每条坑道至少要设计两个以上的出口,坑道之间纵横相交、彼此相连,以形成纵深交叉的防御火网。

在此坑道的基础上,还配备有相应的堑壕、交通壕、反坦克壕,以及各种火器掩体的支撑式防御体系,为志愿军实施坚守防御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上甘岭战役之中,志愿军就依托着48条长达10米以上的坑道隐蔽,抵御着美军范弗里特弹药量的猛袭,极大减少了志愿军的作战伤亡率。趁美军炮火转移间隙,志愿军便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并主动出击,将正在冲击的敌人歼灭于阵前。

即便敌人突入阵地,志愿军也可以借助隐蔽在坑道之中的预备队与相邻阵地的兵力进行反冲击,并充分利用炮兵和步兵的密切协同,以及坑道内部队与纵深部队的配合进行反击。凭借着这些战术,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击退了900余次美军的进攻,歼敌2.5万余人,最终守住了阵地。

当然,在这一依靠紧密配合与协同的坑道战术实施过程中,也离不开志愿军自身的极高军事素养与作战能力,在攻与守之间来回切换,及时抓住每一个转瞬即逝的战机,这才将这一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更加让人可敬可畏的,则是志愿军极其顽强的作战精神,每当一批战士倒下,就会有新的一批战士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继续冲上去,好似无穷无尽。据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美国老兵回忆道:“中国的志愿军,好像怎么都打不完一样,永远都会有人冲上来。”这就是美国死活都打不下来上甘岭的重要原因。

在这场战役之中,还涌现出无数的战斗英雄,如孤胆英雄胡修道,以一人毙伤敌军280余人,寸土未失,创造了孤胆作战的光辉典范。同时,也正是无数个如同胡修道这样的志愿军英雄,凭借着一腔热血与坚韧,书写出一段又一段的战场传奇,才创造出了上甘岭战役这一奇迹般的胜利。

而这一敢于牺牲的壮志精神,对于精致利己的美帝国主义来说,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明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