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份,躺在床上的谈铁勇着急地呼喊道,嘴里更是接连念叨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字。

这是一位在上甘岭战役之中立下过显赫战功的老人,可是自1949年参军至2022年重病,73年的时间过去了,谈铁勇已经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成为了弥留之际的老人。

73年的时间过去,直至2022年6月8日离世,谈铁勇对自己在抗美援朝所立的战功却是只字不提,甚至还将自己所得的奖章、证书封存在文件夹里,用针线仔仔细细的缝合。

谈铁勇为什么这样做?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他又立下了怎样显赫的军功?身为国家的功臣,谈铁勇又是为何会在普通电工的职位之上躬身一生,直至退休?

1952年10月14日,“联合国军”调集6万余人的兵力、300余门大炮及170多辆坦克,突然对上甘岭阵地发动猛攻。

为了保家卫国,抗美援朝,戳破美国的狼子野心,保卫中国的领土完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1950年的10月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

面对敌人蓄意发动的进攻,志愿军战士定不会拱手相让,而是在战争10月14日发动的顷刻,立即进行顽强的抵抗,多次从敌人的战火之中夺回我方阵地。

身为驻韩的联合国军司令,范弗里特在1952年10月初的战场之上,已经看出了志愿军在地面作战中占据的绝对主动权,这不是他理想的战况,于是他在10月6日给自己的上司—美军司令克拉克写了一封信。

“若想扭转局势,就必须以小规模的进攻代替全军出击,唯有如此,才会在被迫的条件之下成为攻击者”。

为了避免形式的恶化,范弗里特决心采取代号为“摊牌行动”的计划,以小规模的以身试险,避免更多数人的伤亡。

在范弗里特的心中,这种做法是舍小保大的合情合理,但是在伦理之上,却是视人命为草菅的不义之措。

10月14日5时,敌人蓄意发动的上甘岭战役全面展开,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之后,韩军凭借猛烈的炮火攻上了主阵地。

一面是敌人猛烈的炮火,一面是失守的阵地,在10月16日决定将四十五师为主,四十四师为辅,配合战斗。

双方的战争异常焦灼,在10月17日,上甘岭战役战斗号角吹响的第四天,阵地在一天之中已是经历了数次易手。

从10月14日开始至11月25日结束,在43天,59次的阵地争夺战之中,炮兵火力的密度甚至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高水平,幸运的是,最后的胜利者属于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2年11月25日,一零六团顺利完成使命,将537.7高地移交给二十九师守护,上甘岭战役结束。

而26岁的谈铁勇也在1953年的时候,伴随着嘹亮的军歌,跟随24军72师炮兵团入朝参战。

谈铁勇出生在1927年的12月,胸怀报国之志向的他在1949年的安徽广德入伍,成为了军人之中的一员。

在谈铁勇看来,这是一件神圣的事情,身为革命的“一块砖”,谈铁勇入伍之后就一直驻浙江嘉兴。

不过,谈铁勇并非是一个等闲之辈,在入伍半年之后的1949年9月20日就荣立一次四等功。

功勋是战士身上的荣耀,但是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决心却是战士们勇往不畏的铠甲。

虽然他不是第一批奔赴朝鲜的人员,但是在1953年的时候,谈铁勇终于得偿所愿,被编入第351炮兵团,奔赴朝鲜战场。

在1953年谈铁勇奔赴朝鲜战场的时候,“联合国军”蓄意挑动的上甘岭战役已经以我军的胜利结束。

他们自恃拥有机械化的部队及纷连的重火力,不时对我军袭扰,过分之时实施肆意轰炸,收敛之时缩进战壕。

为了提防敌人突至的炮火,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志愿军中涌现出了数以千万级的“”。

“”是部队之中的千里眼,他们会巧用地形的优势在敌人的前线阵地之下探索,将敌人的第一手行动传递给我方组织,以使指挥员准确指挥。

这是谈铁勇展开工作必不可少的宝贝,于是他立马用干布擦净了镜子上的结冰,也借此机会活动了一下自己被冻僵的双手。

因为他在用炮队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敌情,那么说不准敌人也在无声无息之中注意着我军的一举一动,所以谈铁勇的行动必须谨慎。

在不间断的观察之中,谈铁勇对昼夜的感受出现了钝点,因为星移斗转不是他所在乎的事情,在哈气结冰的朝鲜2月战场,谈铁勇关注的只有敌人是否有新的火力点或者点炮阵地。

1953年6月11日,志愿军部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用40分钟的猛攻,攻歼了上甘岭青石山和红土包的受敌。

在这个攸急的时刻,谈铁勇主动要求随炮兵出击,成为我方志愿军的眼睛,在青石上战斗纷飞的炮火之中,勘探敌人火力的具置。

敌人一露面,谈铁勇立马就能说出准确的方位,随之落在敌人藏匿点的就是志愿军的炮弹。

因为谈铁勇的存在,敌人的伤亡大大增加,仅是3个月的时间,他就指挥冷炮击毙了90余名的敌军。

“炮弹就像能读懂我们所想似的,我们想哪,它便会在哪里爆炸”,这是战友止不住大大赞叹,却也是多亏了谈铁勇的功劳。

因为高准狙击的方位感,谈铁勇成为了“指挥员的千里眼”,也在部队之中创下了炮兵前进观察连的范例。

不过即便是立下此番显赫的军功,谈铁勇却并不骄傲自满,而是继续躬身探查,想要击毙更多的敌人。

在一次侦查活动之中,谈铁勇所在的31人小组不幸暴露行踪于敌人面前,他们的“千里眼”是我军利器,但是在敌人的眼中,却是造成伤亡的罪魁祸首。

但是炮火带走了谈铁勇健全的双耳,炸聋失聪的他在病床之上足足躺了20多天,才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身体健全之上在战场之上还是危机重重,更何况是右耳失聪的谈铁勇,可即便如此,谈铁勇却在初愈之后,迫不及待地重返火线,继续用自己的双眼紧紧的锁住敌人。

谈铁勇本可不必如此,但是他觉得自己虽然耳朵失聪,但眼睛还能用,只要组织还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谈铁勇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鞠躬尽瘁。

自1953年奔赴朝鲜至1956年归国,在朝鲜战场之上,谈铁勇荣立三等功一次、四等功两次。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正式签订,抗美援朝胜利结束,谈铁勇也在1956年回到了心心念念的祖国。

1956年回国转业之后,谈铁勇被分配至北京地质部门工作,这是多少人的梦寐以求,但是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

“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一生的务实报答党和国家对我的恩情,我参加工作的原因并非是为了享福”。

因为谈铁勇的执意坚持,组织为他重新分配了工作,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普通电工,和身为地质绘图员的新婚妻子一起远离大城市,辗转多处开展工作,直至1971年才在孝感省地质局第六大队正式扎根,直至退休。

谈铁勇的妻子名为徐为玲,祖籍浙江,1935年出生,她和谈铁勇是因为一场缘分相识。

1953年的时候,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夺得了胜利,徐为玲所在学校的校长鼓励同学们为“最可爱的人”写信。

少男少女的感情是纯粹而炽热,通过书信的来往,谈铁勇和徐为玲二人逐渐相识相知,并在1956年顺利结为夫妻。

面对送上门的好工作,谈铁勇选择了拒绝,身为妻子的徐为玲也支持丈夫所做的决定,任劳任怨地跟着丈夫辗转多地,也接受了丈夫从事的只是一份普通至极的工作。

但是谈铁勇的不喜功名却不止体现在拒绝优渥稳定的工作这一方面,在他对抗美援朝功勋的绝口不提之上,也有着极大的彰显。

谈平、谈林是谈铁勇的儿子,但是在自己的两个孩子面前,谈铁勇却是绝口不提自己在抗美援朝战场之上立下显赫战功的事迹。

在与外人的交流之上,谈铁勇就连参加朝鲜战场的事迹都鲜少主动提起,但却有一次例外。

有一次,谈平带着父亲去医院体检,体检的医生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遍布的黑色斑块,谈铁勇才云淡风轻地说:

“在朝鲜战场上,条件很艰苦,衣服没办法清洗,就会长虫子,为了给衣服杀虫消毒,战士们就把衣服放在石灰里,长此以往,就出现了很多烫伤”。

谈铁勇觉得没有党,就没有他的今天,他不仅要用自己的一生报答党的恩情,就连自己的孩子,谈铁勇也希望走上参军这条正确的道路。

在谈平16岁的时候,身为电工的父亲对他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就把他送进了部队。

在进入部队之后,谈平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第一个往前冲,因为谈铁勇对他说过“革命军人要时刻保护战友,把危险留给自己”。

1971年时候,谈铁勇来到了省地质局第六大队开展自己的工作,无论什么时候地质队停电,谈铁勇总是第一个冲进去的那一个。

那里不仅闷热无比,并且发电机的轰鸣还让人头昏脑涨,普通人呆一会就会觉得难受,但是置身其中的的谈铁勇却置若罔闻,只是全身心的开展自己的工作。

因为在谈铁勇的眼中,发电机非常贵重的东西,这是组织交给他的任务,也是万家灯火寄予他的厚望。

2020年的时候,徐为玲担心疫情买药不方便,于是就囤了两万多块钱的保护心脏的药在家,因为徐为玲患有心脏病,家中唯有常放药物,才会觉得安心。

但是在吃了一段时间之后,徐为玲发现自己没有什么问题,就把两万多块钱的药无偿送给了药房,让他们碰到有需要之人的时候,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2022年6月8日,谈铁勇老人离世,家人在为其整理遗物的时候,才打开了那个被他用针线严密缝合的文件夹,让这个自己隐没的战斗英雄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但是老兵不死,精神永存,对于谈老,我们心存感恩,永远悼念,并将延续谈老对国家的忠肝义胆之情,积极投身于国家的建设,成为祖国的一块砖,筑建更为美好的新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