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仗着火力支撑无所畏惧的范佛里特还曾派遣大量坦克进入文登川,但是却被志愿军疯狂打脸,仅仅三天,志愿军就歼灭美军一点七万人,杨成武更是霸气怒怼:

1951年,第一次朝鲜停战谈判正式开始。但是,野心勃勃的美军并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趁谈判时机,美军开始发动“秋季攻势”,意图越过三八线,用强大实力迫使中朝进行让步。

而这个“秋季攻势”的蛮横主意,正是出自于西点军校毕业的范佛里特。在“秋季攻势”之中,范佛里特就开启了他那大名鼎鼎的“范佛里特弹药量”,用极其烧钱的密集火力对中朝两军进行覆盖轰炸。

范佛里特高强度的密集火力,正是吃死了志愿军擅长近战、装备武器悬殊的态势,并对志愿军进行“降维打击”。与此同时,伴随着战线的不断拉长,志愿军的后勤补给也愈发困难:士兵们普遍因长期缺乏新鲜蔬菜水果而患有夜盲症,这大大降低了志愿军夜间突袭的战斗力。

在美军的火力猛攻之下,志愿军一度陷入至暗时刻,不得不被迫转为防守路线,在此期间,志愿军顺便修筑坑道防御工事,以抵御范佛里特的致命弹药量。

眼见志愿入防守态势,范佛里特不禁膨胀起来,他甚至扬言中国志愿军不如朝鲜人民军。为了加强攻势、一举夺魁,范佛里特还发明了“坦克劈入战术”,预备对中朝军队实施一系列猛攻。

所谓的坦克劈入战术,就是坦克不再作为支援步兵的移动火力点分散于步兵队内,而是以每次二十到四十辆的坦克组成装甲集群,先让步兵发起集中冲击,再用飞机和大炮对中朝阵地进行反复大规模的密集轰炸,充分发挥“范佛里特弹药量”的威力,最大程度对中朝军队有生力量进行杀伤。

在此之后,再由坦克组成的装甲集群引导步兵工兵在飞机炮火掩护下,利用中朝军队缺乏反坦克武器的劣势,沿道路量擦地域推进战线,迂回割裂中朝军队前线防御部队,最后由步兵和工兵对阵地实施围歼占领。

美军“坦克劈入战”之中的坦克,主要有、M26“潘兴”中型坦克、M46“巴顿”中型坦克和M24“霞飞”轻型坦克,以及号称二战盟军主力坦克的M4A3E8“谢尔曼”中型坦克,这些坦克占到了“联合国军”投入作战坦克总数的九成之多。

不仅如此,美军还在这些坦克上涂着张牙舞爪的老虎图案,妄图以“铁老虎”来威慑中朝军队。

在美军堪称“火力天花板”的坦克劈入战术推进之下,末杨公路以西的朝鲜人民军第五军团的防线很快就岌岌可危,伤亡巨大。无奈之下,朝鲜人民军不得不求助于志愿军,这条防御战线便由杨成武率领的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所属的第六十八军出动204师和202师的604团所接防。

志愿军接防后,情况也并不乐观,美军很快在末杨公路西侧突入防御阵线缺口纵深向内六公里的地方,剑锋直指文登川,火力进攻态势愈发猛烈。

文登川位于朝鲜中部金城东边著名的“铁三角”地区,是一条几十米到六百米宽的南北走向山谷。山谷南边有一个叫作文登里的村庄,文登川因此而得名。那么,文登川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文登川西靠鱼隐山,东邻加七峰,两侧地势险要,峻岭绵延,因此,东西横向的施展范围极其有限,易攻难守。

与此同时,连接南北的重要交通线路:末杨公路,也是从文登川中通过,这样的地势对于极度依赖机械化运输的“联合国军”来说是绝佳场地,如果美军拿下了文登川,那么就可横贯南北、更加畅通无阻地向前线输送火力兵力,从而持续推进战线。

所以,为了遏制美军的发展态势,志愿军必须对文登川严防死守。面对此种紧张态势,杨成武表示:文登川势必会有一场恶战!

志愿军第204师初上阵地,第一次领略到了美军气势汹汹的“坦克劈入战术”。一开始,志愿军对敌情的不明确再加之对地形环境的不熟悉导致初战打得十分艰辛,不禁陷入了被动局面。与此同时,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和完善的防御体系,志愿军伤亡十分惨重。

眼见着美军坦克正呈纵队沿末杨公路一路逼近文登川,就连文登川通向“伤心岭”的机动运输路线也被美军切断,大有一箭双雕之势。

为了扭转局势,巩固文登川的防御阵线师开始在全师范围内抽调兵力武器组成反坦克队,针对美军坦克进行毁灭性打击。反坦克队配备了一个炮兵群来对反坦克队进行火力支援,有加农炮、山炮、无坐力炮等重重火力。

不仅如此,志愿军还在公路两侧借助山谷沟壑挖了一万多米长、三米深、四米宽的反坦克壕,还埋伏了五处破甲深度为75毫米的反坦克雷区。在主要制高点上,杨成武也直接设置了三十多门榴弹,但是两侧山体陡峭,很难设置大炮射击点,于是杨成武便让战士们将大炮拆掉再搬上去,勉强完成了火力布置。

在反坦工事、反坦部队、炮兵群的结合之下,志愿军逐渐形成了纵深三层火网的反坦部署。事实证明,志愿军的三层火网反坦部署果然打得敌人猝不及防。美军接连调动了两个连的兵力向文登川进攻了七次都被志愿军接连击退。

见此状,美军急不可耐地再度调集大量坦克火力沿着末杨公路切入文登川,情况十分紧急。见此状,杨成武表示:“只要二十兵团在,一辆坦克都别想通过!”

随后,杨成武立即下令抢修之前被破坏的反坦工事。虽然反坦克部署自然是至关重要,不过杨成武表示:坦克是一定要打的,但是坦克后面的步兵、工兵更要打。这样,就算坦克冲了进来,没有步兵工兵的支持和攻占,也不得不退回去。

在实际交战过程中,杨成武却发现,志愿军反坦克经验不足,炮手的准度也不够理想,这导致在美军掩护之下的步兵和工兵很难被打中。不仅如此,美军坦克还一路疯狂加速前进,势不可当,怎么拦也拦不住。

为了提高命中率,杨成武便利用掩体和战壕,先诱敌深入,拉近与敌人之间的距离,再对敌人的坦克和步兵工兵进行打击,命中率更高。

不仅如此,杨成武还下令炮兵先只打近处的坦克,让前面的坦克出问题,这样后面的坦克才会跟着慢下来,坦克的总体节奏就会会打乱,而那些慢下来的坦克就会成为炮火和士兵们的重点攻击目标。

在攻击的时候,也主要打坦克难以顾及的薄弱侧面,反坦士兵们也埋伏在战壕下面用反坦克手雷和炸药包对坦克进行袭击,让坦克原地“爆炸”。依靠这种打磨过后的打法,志愿军的三重火力反坦部署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而志愿军也越打越顺手,越打越精准。

仅仅三天,志愿军就歼敌1.7万人。经过十九天的激战,美军投弹二百五十吨、发射了将近八十万发的弹次,却都一一被志愿军抵挡了下来。在被志愿军击毁坦克四十七辆、飞机十二架之后,看着文登川前一路的尸体和钢铁残骸,范佛里特不得不放弃冲击文登川的计划。

经文登川一战,美军“坦克劈入战”遭到挫败,张牙舞爪的“铁老虎”也被志愿军狠狠教训了一顿,自此之后,美军再未以坦克集群突击文登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