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古罗马诗人贺拉斯提倡“诗画同源”,在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溯古的人文思潮下,有教养的赞助者和画家们,均将从文学名著中引经据典的历史主题画作视为具有最高价值的艺术形式。身为十七世纪最伟大的法国画家、古典主义绘画奠基人和法国学院派的“精神支柱”,尼古拉.普桑的《阿卡迪亚的牧人》堪称是最能代表以文学名著作为创作源泉和内容支撑的历史画经典。

画作以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在其《牧歌集》的诗句中被讴歌成“世外桃源”的阿卡迪亚为灵感。在宁静祥和的自然风光中,四位造型如古希腊雕塑般的牧羊人围在一座石碑遗迹前试图解读碑文。身着蓝袍的落腮鬍男子以跪姿手指铭文:“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我的存在”,此句以拉丁文篆刻的铭文为看似平淡无奇的画面提供了饱含深意的暗喻。即便置身於理想中的“乌托邦”,死亡距离我们也并不遥远;这一隐喻生死的哲学思考被巧妙融入了田园牧歌般的自然风景中。《阿卡迪亚的牧人》以一丝不苟的人物结构线条、理性严谨的和谐构图、莊严沉稳的色彩、深刻複杂的文学寓意和普桑标志性的端莊典雅“理想化风景”而被誉为最能体现画家“理性的和美,莊严的和谐”精髓的集大成之作。

《阿卡迪亚的牧人》之所以对后世影响深远,源於作品融合了普桑毕生最擅长的历史画和风景画题材。鉴於主题是“世外桃源”阿卡迪亚,风景也不再是陪衬而一跃成为主角。普桑对西方艺术史的贡献在於,他不仅确立了以文学著作为核心支撑的历史画至高无上的地位,更与好友洛兰一起共同提升了风景画的艺术价值。法国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在创建初始便将普桑重视理性素描线条结构的艺术理念视为学院派绘画的不二法则。儘管普桑的艺术在洛可可时代一度没落,但得益於雅克.路易.大卫和安格尔为首的新古典主义学院派“普桑主义者”们对他的推崇,前者的名望得以重获新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