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爆发后,为了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总的带领下入朝作战。经过浴血苦战,终于将“联合国军”赶回到了三八线以南地区。此后美军先后更换了三任总司令,但都无力扭转战局,被迫坐下来和我军谈判。但谈判的过程却并不顺利,美方以其海空军优势为由提出了许多无理要求,被我方断然拒绝后,竟公然叫嚣:“让飞机和大炮去讲理吧!”

之后不久,第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批准了第9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的“摊牌行动”计划,出动重兵向我上甘岭阵地进攻,妄图以军事上的胜利迫使我方在谈判中让步。范弗里特把进攻上甘岭的任务交给了美7师和韩2师。美7师是支在太平洋战场上打过许多硬仗的劲旅,曾经在阿留申群岛和马绍尔群岛打得日军死伤惨重,被称为“尖刀师”。仁川登陆后,该师曾一口气北进350多公里,其第17团更是直抵朝鲜北陲边镇惠山,这是朝鲜战争期间唯一一支深入到鸭绿江边的美军步兵师,师长戴维.巴尔还因此受到了麦克阿瑟的表彰。

但仅仅9天之后该师就在长津湖战役中遭到志愿军27军痛击,伤亡近3000人,师长巴尔也因此被撤职,改由史密斯接任。后来经过补充休整,上甘岭战役爆发时该师已经恢复了元气。和志愿军45师简陋的坑道条件相比,美7师的生活堪称奢饰。美军的地堡不仅坚固,里面还铺有木头地板,士兵们都有鸭绒睡袋,军官则配有铁床。此外许多军官和士兵都有煮饭或取暖的炉子,一日三餐除了营养丰富的主食外,每个士兵还可以领到一听啤酒、一杯咖啡和一袋小零食。

过于优越的条件,滋生了美军的富人心态,他们打骨子里瞧不起装备落后、军衣破旧的志愿军。然而上甘岭战役打响后,这些喝着牛奶,吃着面包和牛肉的美国大兵们很快就发现那些生活条件远不如自己的志愿军却比他们更有勇气和斗志,只要军号一响,他们就会冒着漫天的战火冲过来和你玩命,不论近战还是夜战,美军总是最先溃败的一方。开战仅两天,美7师就出现了上千人的伤亡,战果却微乎其微。

初战失利,令范弗里特大感意外,他开始不断增兵强攻,部队越调越多,赌注越下越大。整个上甘岭战役期间,美韩联军先后投入了将近6万人的兵力,向我军阵地倾泻了190多万发炮弹,发起了900多次冲锋,然而最终却以惨败收场,并付出了25000多人死伤的代价。战后“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对上甘岭战役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三角高地之作战开始于1952年10月14日,恰在哈里逊停战谈判暂时休会之后6天,这个开始为有限目标之攻击,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救面子的恶性赌博。但很不幸,我们赌输了,在40多天的战斗中,我们损失了数千名士兵,而战果毫无。”上甘岭战役结束后,美军再也没有向我军发起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并最终老老实实地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