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外租新星萨特里亚诺被乌拉圭征召,上演国家队首秀机会很大,搭上世界杯的末班车也不是天方夜谭。

比如意媒指出,奥纳纳的出色表现让他在教练组心中的地位大幅抬升,汉达诺维奇的心态也从“不愿让位”变为“接受轮换”。

但国米眼下最为头痛的难题,也从现在起再也无法回避:什克里尼亚尔的续约问题。

这其实就是恳求续约的信号,只要球队给一份说得过去的薪资,续约分分钟就能搞定。

遭遇如此打击的什克,整个夏窗都保持缄默,即便发社交网站动态,也就只用1-2个单词,惜言如金。

数月前,国米就制定了计划表,如果夏窗无法以心仪价格卖掉什克,那么新赛季首个国家队集训日,就是国米与他开启续约谈判的时机。

现在,谈判就要正式上马了,国米一再拖延,到现在终于没法再拖了。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米兰体育报》撰文指出,今夏大巴黎给什克的待遇远高于国米力所能及——巴黎给什克的条件是:770万欧元税后的保底薪资,另有条件触发的浮动奖金,正常情况下球员到手的税后年薪在900万欧元以上。重点是巴黎许给什克了一笔八位数级别的巨额签字费——签约时就能落袋。

这是很大很大一笔钱。有人认为大巴黎给什克的条件并不好,未免小觑了真土豪。

什克并不是眼里只有钱的球员,但此时的国米,也无法要求球员为了“感情”而做出巨大牺牲。国米过去这数月的处心积虑,也确实不适合提这个。

要想续约什克,开出目前国米顶薪(税后约合650万,税前1203万)未必能说服球员签字画押。可是如果打破封顶,后患无穷。

有建议是,国米可以在不打破薪资封顶帽的前提下,用其他手段来提高续约概率——比如在签字费、结算忠诚奖金方面做些文章——但这会产生较大的支付压力,张康阳未必批准。

所以,国米经理们很头痛。球员有球员的诉求,董事会有董事会的掣肘,所谓:夹板气。

时下很多人以抨击、嘲讽马洛塔为业,其实左支右绌的他也很难。因为国米现在的很多做法看似不合情理,主要原因并不是经理的能力问题,而是问题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怎么办?《米兰体育报》介绍,国米正在做两手准备,一种是给什克目前球队的最高薪,说服球员放低要求,续一份长约,若真是如此结局,国米怎么感恩什克都不为过。另一种是权宜之计,给什克抬高薪资,同时附加一个较低的解约金条款,续一份短约——比如1年或2年,目的就是不让球员合同到期后免费离队,便于球队在合同到期前找个合适买家。

比如斯卡马卡、布雷默,上半年这两位球员就分别与萨索洛、都灵队续了短约,同时他们得到了俱乐部的承诺,有符合球员心意的报价到来,俱乐部就接受。最终,斯卡马卡转会西汉姆联,布雷默加盟尤文,都如愿以偿。

再比如伊卡尔迪。2019年夏窗关闭前,国米将合同年的伊卡尔迪租去大巴黎。但不该忽视,在租借之前,伊卡尔迪先与国米来了一次临时的加薪续短约,之后才去巴黎签字画押。

因为当时他合同期所剩不长,不临时续个约,国米也不敢以先租后卖的方式将他外放,闹不好就血本无归。

一年后,国米将伊卡尔迪以5000万必付加800万浮动的价格卖掉,也证明了这次临时续约虽然只是个形式,但却是避免国米血本无归的必要手段。

还是希望事情不会闹到这一步。什克本来有希望成为球队旗帜,人们还是希望他能长留国米。而如果真签下这样一份短约,那也就意味着,他短期内被国米推上球市的可能只会更大,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